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郭静

来源:郭静的互联网圈(ID:guojingdequanzi)

互联网行业的变化速度,总是让人猝不及防,一旦跟不上节奏,就很容易掉队。

陌陌公布的2020年Q2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陌陌净营业收为38.683亿元,同比下降6.8%,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.564亿元,同比下降37.63%。陌陌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净营收出现负增长。其中,陌陌直播服务营收26.029亿元同比下降16%。

2020年网络直播延续了大热的势头,抖音、快手、微视等短视频平台的直播业务做的风生水起。36氪报道称,2020年十大知名棋牌淘宝直播目标GMV(总成交额)由220亿元调高到5000亿元。

包括百度、网易、微博、携程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加码直播,可为何疯狂的直播到了陌陌这里,突然就变得不香了呢?陌陌在2016年就由陌生人社交平台成功转型为直播平台,2019年Q4,直播服务占陌陌该季度总营收的72%,2019年全年,陌陌直播营收超过120亿元。

陌陌在财报中提到,直播服务营收下降,主要是由于疫情对付费用户,尤其是头部用户的付费情绪造成了负面影响。从高速增长到连续下滑,陌陌直播业务究竟经历了什么?陌陌错过了什么?

1. 娱乐直播退潮,带货直播兴起

网络直播在中国有十几年的发展史,近几年陌陌、映客、花椒等平台将娱乐型直播带向新的高度。然而,直播到2020年风向又开始变化,娱乐型直播逐渐退潮,带货直播开始兴起。

一方面,李佳琦、薇娅等电商主播的带货成绩不断创新高,日均带货量轻则千万级别,日带货破亿也不是新鲜事儿,越来越多的传统主播变成带货主播。

另一方面,丁磊、董明珠、罗永浩等大佬以及贾乃亮、汪峰、刘涛、汪涵等明星也开始纷纷加入带货直播阵营。

名人效应+头部效应让带货直播成为行业风向标,随之而来的是曾经红红火火的娱乐直播不再受宠,带货直播对娱乐直播最大的冲击点在主播方面。无论是团队型主播还是个人主播,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,哪里更能赚钱,他们就会往哪里跑。

娱乐直播刚刚开始爆红的时候,不少平台对主播进行大量补贴,头部主播还有机会获得高价签约的机会。但现在带货直播看起来比娱乐直播能赚到更多钱,主播们自然就会向抖音、快手、淘宝直播等平台上跑。

对于陌陌、花椒等平台来说,主播们都跑去做带货直播,其直播业务自然受到影响。

QuestMobile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》显示,2020年6月,娱乐直播行业月活用户规模仅为8670万,同比下降16.6%。直播边界越发模糊,更加垂直的游戏直播和娱乐直播面临用户迁移的风险。

相对娱乐直播来说,带货直播离钱更近,品牌商和制造商更容易将流量转化成销量,而无需通过广告的形式进行多次转化,带货直播省去了中间环节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golafitte.com/siyuan/2020/0914/10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