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。”9月8日,《人物》杂志深度报道了外卖从业者的困境,引发广泛反响。

该报道多处引用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郑广怀教授团队的调研报告《武汉市快递员外卖员群体调查:平台工人与下载劳动》以及郑广怀的观点。9月9日,时代财经专访了社会学家郑广怀,深入探讨了技术、服务业、资本与从业者的关系,剖析造成外卖骑手困境的原因。

郑广怀指出,资本在这个链条中的基本逻辑就是风险转嫁。这种转嫁的巧妙和隐蔽性就在于:通过改进算法与程序设计,平台可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并将负担与危险抛给原子化的劳动个体。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技术的运用是阶级化的,底层阶级承担了风险,却只能为养家糊口而奔波。”

9月9日凌晨,饿了么推出“五分钟功能”,即在结算付款的时候增加一个‘我愿意多等5分钟/10分钟’的小按钮,如果消费者不是很着急,可以点一下,多给蓝骑士一点时间。对此,郑广怀认为,“系统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不能让人去适应系统,消费者的选项只是一种迁就系统的行为而已。”

 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算法塑造了“平台工人”

时代财经:据相关数据显示,2019年,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。这是算法得出的,也是各个骑手把违反交通规则、冒着个人安全作为常态而间接导致的结果。你怎么看这个由技术、人性、资本共同作用带来的困境?

郑广怀:资本在这个链条中的基本逻辑就是风险转嫁。这种转嫁的巧妙和隐蔽性就在于:通过改进算法与程序设计,平台可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并将负担与危险抛给劳动个体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技术的运用是阶级化的,底层阶级承担了致命的风险却只能为养家糊口而奔波。

骑手在配送过程中违反交通规则来适应系统,考量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,时间压缩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底线基础之上?具体地说,底线意味着时间的压缩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劳动标准之上,至于劳动标准的高低则取决于整个社会的价值立场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golafitte.com/sidai/2020/0909/245.html

上一篇:酷睿i7-9700K性能放出:AMD锐龙更保险了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