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显微故事编辑部

来源:显微故事(ID:xianweigushi)

原标题:我在大厂做“鉴黄师”:每天看4000条黄暴图、抑郁症高发、哭着求被辞退

有一群人,他们的工作就是屏蔽你在网络上无法看到的内容。

他们就是“鉴黄师”,也叫网络审核员。

许多人都以为鉴黄师很轻松、很爽,每天只需要看平台更新的内容即可。但实际上,鉴黄师看到这些问题内容时,他们能做的只有通过、删除。

当一个人被无数次暴露在血腥、黄色、谩骂的环境下,心态逐渐失衡。殊不知,这些负责清扫网络垃圾信息的人,也是抑郁症高发的群体。

他们不仅需要996加班、工资低,还没有人能够保障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曾有部讲述Facebook审核员的电影《网络审查员》(the cleaners),片中一位审查员,生前是负责审查自残视频,看过了数不清的自虐视频后,在家上吊自杀了。

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“鉴黄师”,他们之中:

有的人是海归硕士,抱着职业梦想进入今日头条成为“审核员”,最终却因升职困难、工作压抑,降薪去了一家创业公司;

有的人曾一天看4000多条黄暴信息,深夜给领导打电话哭着要辞职;

有的人曾是微博审核员,负责给明星控制负面舆论、但自己也被网暴,最后转行成了心理咨询师;

还有的人是网文平台审核员,除了文字,还要处理用户千奇百怪地、逃避审核机制的黄暴信息;

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:

干满一年就算资深员工

月薪5000元、无法加薪、难以跳槽

小鹿 前今日头条用户运营 25岁

今年,我接受了降薪、加班的新工作,就为了逃离“内容审核员”的工作。

在互联网公司,内容审核、电话销售,被称为两个最没前途的岗位。一旦你选择了,一手好牌就打坏了。

2017年,我从英国某大学研究生毕业,加入了一个互联网公司做运营。这家公司是某知名大十大知名棋牌厂,校招时十分“卡学历”,没有985背景很难走到最后一关面试。

我所在的组里有十多个实习生,其中本科都毕业自复旦、上海交大、武大等985院校,还有很多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海归硕士。

我们有两个团队:初审的团队(由二线城市子公司、外包公司承包);还有就是运营团队,负责一线城市和复审,就是我所在的团队。

复审团队会把初审团队评定为“安全”的内容,人工打上“优”、“良”、“一般”的标签,不同的标签决定内容的曝光推荐级别,直接影响内容数据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golafitte.com/jijin/2020/0914/1086.html